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站建设 > 日记1

日记1

时间:2021-11-18 来源:未知网络 作者:996建站网

新疆的气候环境和内地有很大的区别,火车停站两点多,从固原上火车开始,我们就已经加好了衣服。

在干部的组织下排着队依次下了火车,享受新鲜空气的同时,也被这里的太阳无情地烧烤着,就差放点辣椒面和孜然再翻滚一下。

不过还好,迎面吹来一阵阵凉风,可以阻挡一下这股来自太阳的热情。

接兵干部和我们一样,都加了衣服,我们望向他,都挺佩服他若无其事的样子,我真想代替所有新兵同志问候他不识时务,还不让我们脱衣服!

火车站的出口是两个网格铁门,形状和《生化危机》中阻挡僵尸的铁栅栏差不多,这些铁网子在阳光下没有一丝光泽,仔细一看已经生锈了,看来是经过岁月的侵蚀,都快风烛残年了。这两扇门大约三米那么高,往门两边看去,墙上的土掉的坑坑洼洼,有些地方露出了砖块,拆迁队用红漆画了一个近五十厘米的圈,圈里面是一个“拆”字。

往出走时,一位五六十岁的大爷拿着钥匙,走在接兵干部前面,打开了一个成年人手掌心那么大的锁,推开一扇,让我们排队走了出去。

门口往右拐十多米的路上有许多的小摊,有卖水果的,有卖小吃的,人流量就和银川的怀远市场刚刚开场半小时一般,我就很好奇,以前去西安的时候,刚出火车站就有拥挤的人潮和各式各样的小摊,反观这里,小摊却为何摆在路口更远的地方呢?

后来,复原的时候,我有了答案。

从小几乎没怎么出远门的我,(仅仅去过西安和湖南,不过都是去转了一天就匆匆打道回府了),我像一个土鳖第一次进城,边走边晃悠着脑袋四处乱看,想把这些都牢牢记在脑海中。

日记1插图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跟着接兵干部坐上了大巴,车辆启动后,路两边的树随着车速的增加逐渐模糊不清,有那么几片树叶被风吹下来,从窗前一飘而过,好像在欢迎着我们的到来。好像又在问我:

“每年这个时候总要落上几片叶,不是迎新就是送旧,年复一年,小同志你是初来,还是归去来兮呢?”

车辆在路上左转右拐,我这种路痴早就迷失了方向,认不清东南西北,幸好学过地理,心里盲猜着方向,因为太阳是从东往西走,寻着日落的方向,想象一个坐标轴,我们正好顺着日落的方向,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是从东边过来的。(此处省略想象过程)

日记1插图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从一个哨位门口开入,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哨位,就叫它一号哨位吧。车辆一直直行,往窗外看去,刚进门以北,是一个幼儿园,沿着这条路继续走大约一百多米,也就是幼儿园以西,是一个家属楼,我们在家属楼门前有一个巨大的牌子,上面写着一句话:“听党指挥,能打胜仗,作风优良”,我们看完了这四个词刚好左拐,到达了真正的团门口,遇到了第二个哨位,就叫它二号哨位吧。进来后并没有所谓欢迎仪式。

团里很寂静,不像是有人的样子,但是地上依稀只有几片落叶,肯定有人经常打扫。下了车停在国旗台附近,东边方向是一个大礼堂,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,大礼堂往南一点有条路,顺着路向东看去,最边是一道围墙,围了我两年零四个月无形的墙。国旗台南边是办公楼,西边是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,更西边一点被房子堵住了,视线根本看不到。

我就很纳闷,电视剧里的部队任何时候都能听到“一,二,三,四”那种嘹亮的口号,怎么半天了,都听不到一声响呢?

接着我就被丁班长带回了班房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

吃完饭我们几个坐在小马扎上,等着班长开会回来,班副让我们学唱一首名为《一支钢枪》的歌,随后班副给我们讲一日生活制度,他告诉我们可以边听他讲,边写写日记,我趁着这段脑袋自由的时间,回忆着从火车站下来的每一个瞬间,拍照似的将它打印在日记本中,最好每一张都永不褪色。

日记1插图1

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

百度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